利来国际w66AG发财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13856234120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 > 利来w66AG首页 >

帕利哈皮蒂亚:硅谷“闯入者”和他讲的故事

帕利哈皮蒂亚:硅谷“闯入者”和他讲的故事
  • 产品名称:帕利哈皮蒂亚:硅谷“闯入者”和他讲的故事
  • 产品简介:美国《纽约人》周刊6月7日一期发表题为《SPAC的吹笛人》的文章,作者系查尔斯杜希格,文章讲述了最近成立了一系列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查马思帕利哈皮蒂亚的财富故事,全文摘编如下: 查马思帕利哈皮蒂亚在硅谷大名鼎鼎,他面向150万推特粉丝发送诸如

产品介绍:

  美国《纽约人》周刊6月7日一期发表题为《SPAC的吹笛人》的文章,作者系查尔斯杜希格,文章讲述了最近成立了一系列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查马思帕利哈皮蒂亚的财富故事,全文摘编如下:

  查马思帕利哈皮蒂亚在硅谷大名鼎鼎,他面向150万推特粉丝发送诸如“我要搞点事情了”之类的帖子,挣了数十亿美元。十年来,他花了大量时间在公开场合说富人不该说的话。风险资本家是“一帮没心没肺的懦夫”。对于对冲基金经理,“让他们赔钱吧,无所谓。他们不去汉普顿斯避暑又怎样?无所谓。”

  最近,帕利哈皮蒂亚愈发声名远扬,他成立了一系列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这种公司是全世界发展最快的金融工具之一。SPAC规避监管措施帮助企业上市,从而使投资者免除潜在风险。人们把钱存入“空头支票”基金,该基金随后与现有的私营企业合并,使之能够在不正式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的情况下发售股份,因为IPO往往受到银行和监管部门的严格审查。有人称赞SPAC是华尔街财富更公平分布的一种方式,也有人谴责SPAC是金融危机的潜在催化剂。帕利哈皮蒂亚称之为创新,“普罗大众皆能投资高增长企业”,同时“打破传统资本市场”。

  帕利哈皮蒂亚体现了技术界正在崛起的一类闯入者:比特币大富翁、红迪网站活跃分子、用推特话题来推动市场的暴发户。

  帕利哈皮蒂亚的故事颇为励志。他经常提到,1982年他六岁时,全家人为躲避斯里兰卡的内乱移民到加拿大。他的父亲曾是政府官员,但在渥太华,一家人住在自助洗衣店上面的狭小公寓里,母亲做家政工,父亲不喝酒的时候就去找工作,他想申请中层行政职位,但屡屡受挫。在高中的时候,帕利哈皮蒂亚开始打电话寻觅暑期兼职。新桥网络公司聘请了帕利哈皮蒂亚在信息技术客户服务部工作。他以一顿快餐为赌注跟经理打赌,声称他能在开学前处理6000份故障单。到8月份,他已经“处理完所有故障单”,“经理请我吃麦当劳,我狂吃了七个巨无霸”。

  与帕利哈皮蒂亚共事过的一位银行家告诉我,这个故事已经被讲了几十遍,用以说明技术行业赖以不断发展的敢作敢为精神。

  有关帕利哈皮蒂亚的其他故事强化了技术行业自诩的叛逆形象。在安大略省的滑铁卢大学获得电子工程学位后,他跟随女友前往加利福尼亚州,2007年在一家名叫“脸书”的小型初创企业找了份工作。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让他负责发展壮大这个社交网络的受众。鉴于脸书网站当时对扩大规模的投入力度很小,这份工作一点儿都不诱人,谁都不想加入他的团队。为了招募队友,帕利哈皮蒂亚承诺给予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项目。如果不打败MySpace和其他社交媒体对手,脸书网站就会灭亡。他的团队成员将为打造更加光明的未来而战。帕利哈皮蒂亚回忆,为了强调说明这一点,有一次他打牌赢了5万美元,带着钱走进一家宝马经销店。销售人员见他衣装破旧、皮肤黝黑,拒绝让他试驾。帕利哈皮蒂亚到马路对面的梅赛德斯-奔驰店买了一辆车,把它开到宝马店的停车场,狠狠奚落了那个怠慢他的家伙。帕利哈皮蒂亚向脸书的同事们保证,只要跟着他干,他们就能神气活现、出人头地。很快,许多高层职员纷纷加入帕利哈皮蒂亚旗下。不到四年,脸书的用户接近了10亿。如今,脸书的四名高管是当年帕利哈皮蒂亚团队的成员。

  还有些故事反映出帕利哈皮蒂亚有多么别出心裁。2019年,他试图说服投资者支持他的首次SPAC帮助从事太空旅游业务的维珍银河公司上市。他在纽约面见一批共同基金经理,天花乱坠地讲了一番关于送人类上天的话,宣称该公司很可能会赚取巨额利润并改变世界。

  听众当中一位衣着保守的老先生开始打断帕利哈皮蒂亚并提出质疑。帕利哈皮蒂亚听任他吐槽了一会儿,然后回敬道:“你是个完全该死的白痴。”

  屋子里先是鸦雀无声,然后一名年轻人笑了起来。所有五十岁以下的人都开始大笑不止。一名与会者对我说:“太棒了。这肯定是精心安排的。那个老年人本来就没打算投资太空旅游。但屋里的其他人喜欢!”

  大约一半的投资者后来致电帕利哈皮蒂亚的办公室表示倾心于这笔交易。有一个好的故事并且知道如何讲出来就能快速致富。有时候这正是资本主义的运作之道。

  在1841年首次出版的《大众错觉与群体狂热》一书中,查尔斯麦凯对一系列经济泡沫进行了研究,发现其中许多泡沫与经济力量没有多大关系,它们往往是买卖双方行为造成的,与其他人一样,买卖双方“相信了狂热分子的预言”。一个世纪以后,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写道,市场往往由“取决于自发性乐观而非精确性预期的动物本能”主导。

  近来,SPAC、游戏驿站公司等“迷因股票”以及加密货币引起追捧。1月份股市行情飙升、游戏驿站的股价上涨近2000%时,帕利哈皮蒂亚在推特上发文说:“告诉我明天该买什么,如果你能说服我,我就砸10万块钱试试。不成功则成仁。”随着比特币价格上涨,他承诺:“比特币价格如果涨到15万美元,我就买下汉普顿斯,把它改建成儿童露营地、农场和平价房。”

  金融历史学家、《金融的文化史》一书作者艾琳菲内尔-霍尼希曼对我说,这种夸耀给大家带来乐趣,而且可能会有用,“尽管有点夸张,但他们说服了其他人给予关注。他们是吹笛人。他们注意到了别人没注意到的东西。”

  2011年,脸书网站准备上市,很快让帕利哈皮蒂亚收获数亿美元。他打定主意要登上更大的舞台。

  不久,他开始在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赞誉加密货币。他有各种各样的豪言壮语:“凡是愿意替我工作、为我出资的人,我一律欢迎”;“我要买下高盛公司,把它改名为查马思盛公司”;“在需要勇气和力量的不确定时刻,你会发现谁是真正的卑鄙小人”。他后来信誓旦旦地对一名记者说,再过几年,“没人会听”沃伦巴菲特的话,因为世界需要别的人“接过指挥棒,用年轻一代能听懂的语言指点他们”。他是不二人选。

  在脸书网站工作的经历似乎让帕利哈皮蒂亚比大多数金融家更早地认识到了社交媒体是成名的捷径。他以前的一名同事对我说:“查马思是特朗普之前的特朗普。”

  离开脸书网站后,帕利哈皮蒂亚和几个合伙人创办了一家名为“社会资本”的投资公司。公司筹集了逾10亿美元资金,对一些初创企业的投资取得成功。但是,随着公司日臻成熟,最让帕利哈皮蒂亚兴奋的似乎是他不断增强的影响力。他的一位好友对我说:“他是那种能够认定自己说的每句话都千真万确的人,这令人陶醉,但也意味着不给不同意见留有余地。”

  到了2018年,有传言说,帕利哈皮蒂亚的感情生活正危及公司的稳定。他娶了当年的女友,妻子帮他创办了公司并一直担任合伙人。他们有三个孩子。然而有人在欧洲看到了帕利哈皮蒂亚跟纳塔莉东佩在一起,后者是一家意大利药企的继承人,是家庭企业的高管。不久,帕利哈皮蒂亚提出离婚。到2019年,帕利哈皮蒂亚已经与怀有身孕的东佩同居。

  帕利哈皮蒂亚重新审视了公司仍拥有的资产,他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约6亿美元资金用于SPAC,但还没有选定一家并购企业。那时,SPAC还是一种鲜为人知的融资工具。

  经过左思右想,帕利哈皮蒂亚到CNBC、播客和社交媒体上宣称,SPAC是保持美国复原力的一种方式。他认为,与传统的IPO相比,SPAC能让企业速度更快、成本更低地上市。

  帕利哈皮蒂亚向硅谷的几家独角兽公司发出邀请,但都没有回音。这时他突然想到了著名企业家理查德布兰森于2004年创建的维珍银河公司。这家公司的目的是建造飞船将游客送入太空,其宣传曾引起轰动,有600多人预订了座位,预付款总额达八千万美元。但公司的实际运作一塌糊涂。2007年,火箭发动机爆炸导致三名工人丧生。七年后,一名飞行员在试飞中遇难。维珍银河公司花掉了数亿美元却还没有把一名游客送入太空。

  帕利哈皮蒂亚和布兰森一拍即合,两个人迅速达成了并购协议。接下来,帕利亚皮蒂亚须说服为此次SPAC出了钱的共同基金、华尔街大老板和个人股东批准这笔交易。他准备了一系列华丽的演示文稿,解释说维珍银河公司的技术不仅仅能将游客送入太空;有朝一日,这些技术还能让人们乘坐高超音速飞机不到两个小时就从洛杉矶抵达日本。

  2019年10月28日,维珍银河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开盘价为每股12.34美元。短短四个月内,这个数字就攀升到42美元。一年后,它达到了63美元。很快,该公司的市值超过了60亿美元。

  这只股票的成功为帕利哈皮蒂亚的净资产增加了数亿美元,很快他就开始洽谈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IPO。他在SPAC方面的成功让其他金融专业人士也跃跃欲试。2020年,共有248家企业通过SPAC借壳上市,筹资超过830亿美元。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00多次SPAC,平均每个工作日三次。

  到目前为止,帕利哈皮蒂亚已经组织了六次SPAC,给他自己和公司赚了逾10亿美元。

  股东们的遭遇就没这么可喜了。如果一位普通投资者在他每次SPAC的股票交易第一天都买入一股,那么,其中三笔投资已经亏损了。

  尽管SPAC引起了强烈反响,但一名联邦官员告诉我,它跟共同基金、信用卡和垃圾债券一样“会继续存在”。

  据报道,帕利哈皮蒂亚如今的身家已达数十亿美元。他对我说,他“捐了很多钱”,并且打算未来再做“总额达五亿美元的慈善”。但迄今为止,唯一已知由他捐赠的巨款是滑铁卢大学收到的2500万美元。他拒绝透露其他捐款去向。他对我说:“我是佛教徒,在佛教中,行善是理所应当的事。”

  帕利哈皮蒂亚的朋友对我说:“如果有人讲述一个全新的故事,然后使之成为现实他们发明某种东西,或者帮助某家企业获得资金,或者让我们改变对事物的看法,那不是挺好吗?有人愿意讲故事、愿意承担这份风险,这是我们的幸事。”

  帕利哈皮蒂亚(右)与维珍银河公司联合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中)、CEO乔治怀特赛兹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门口。(路透社)

相关产品: